ReeRose

手癌、弃坑大师。古早爱好者,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

[底特律|警探组Hank/Connor]It's Not Real 完

OOC脑洞

sy同步更新

【康纳一次次的死而复生,让他与汉克之间产生了裂隙】



汉克眼睁睁地看着康纳在自己的眼前死去,这让他不断重新经历着失去儿子的梦魇。

第一次,康纳在异常仿生人的枪火下用身体替汉克挡住了子弹。

第二次,在天台上,汉克看着康纳从天台上跳下自杀。

或许还会有第三次吧,汉克这样想。模控生命再次派出了另一个康纳。

没错,另一个康纳。汉克每每见到新的康纳时他都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仿生人不再是他曾经搭档了。

“我很抱歉,副队长。”仿生人的表情动作甚至连细小的习惯都没有变化,这都是程序设定好的,“前任康纳没有完成的任务将由我来接替。”

纵使是人类不得不从新接受仿生人这个群体,法律也及时的对人类和仿生人进行约束,汉克再次看到康纳时内心还是五味杂陈。

“哦,反正你也不会死。”汉克冷漠地回应,他突然有种自己的人生被戏耍了一般。他已经活在儿子的阴影里够久了,康纳的出现唤起了他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但对方一再地“死”在自己面前,然后隔天又毫发无伤地出现,仿佛就是上帝对自己的惩罚。

“副队长,我的记忆虽然每次会被上传,但新机体适应时还是会有些许遗漏的,这会非常耽误工作进度。”

“好吧,好吧,只求你别像之前那么脆。”汉克摆了摆手,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看文件。

被晾在一旁的康纳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冷淡的应付,他的处理器演算着着无数的与汉克和好的方案。

“副队长,下班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康纳的程序让他漏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汉克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沉默片刻后他嗯了一声。

汉克看到康纳的脸上露出了不像之前机械般的笑,虽然很细微,但汉克的双眼还是捕捉到了。那双眼睛中充满着喜悦,就像被抛弃的流浪犬终于找到了归宿。嘴角轻轻上扬带动着面部的肌肉线条那么柔和自然。

在吉米酒吧门口,康纳还是有些愣地看了看曾经贴着“仿生人不得入内”的牌子的地方,现在已经被一块霓虹图案所替代。

他们依然是坐到了吧台上,康纳替汉克点了两杯波本威士忌,汉克则是笑着要求换成更烈的伏特加。

“你应该少喝点,副队长。”康纳说道,“烈酒对你的身体并不是……”

“好了,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汉克撅嘴,然后他瞟了一眼康纳的表情,还是稍微妥协了一下,“那就只换成一杯伏特加吧。”

汉克喝的起劲,看着坐在一旁没有动静的康纳问:“你们仿生人不能喝吗?”

“也不是完全,我可以分析出酒的成分。酒精对于仿生人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它们最终会被转化成能源。”

“这让我想起你第一次来酒吧找我时的样子,你他妈的居然倒了我的酒。”汉克笔画着手,“哦,不对,那不是你,之前的那个康纳已经死了。”

康纳皱眉,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康纳被启动后他就有之前的全部记忆,他记得自己提汉克挡子弹时的感觉,他记得自己为了在命令和汉克中做出选择而用死来反抗。

但这些记忆都不是他自己的,这些记忆来自曾经意见死去的“他”。

汉克提到这一切康纳无从反驳,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是个机器的价值和作用。

康纳抿着嘴不敢对汉克的话有任何回应,他本能在害怕这一切。

他想着自己如果不去思考曾经的记忆就不会有偏差,只要能够完成任务他的目的就完成了。即使现在倡导人类与仿生人共存,康纳内心依然存在着依附于自己创造者的“奴性”。

所以上一个康纳在被指使刺杀马库斯时,他不愿去直面汉克而选择了系统中唯一正面逃避的方式——自杀。

康纳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记忆,他们都愿意为了保护人类而付出一切,而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选项的优先级变成了“救汉克”,仿佛从最开始这条信息就烙印在康纳的程序中。

“你不是真的,康纳……你不是……”

“你的记忆,你的经历全部都不是你的。”



康纳内心在挣扎,在汉克面前他能够掩饰自己LED的变化,但他的表情却无法伪装。

“你在想什么?”汉克醉醺醺地端着酒杯。

“梦是真的吗?汉克。”康纳的语调充满了寒冷和绝望。

“仿生人也会做梦吗?”汉克笑着说,他搂住康纳。

“也许吧。”康纳沙哑地回应。

“无法取代的,才是真的……”汉克苦笑着拉近康纳,将他的脑袋揽入怀里,眼神里充满着眷恋,可他在透过他看着谁呢。


END

[底特律|康纳中心无cp]Blue Snow(脑洞拓展一发完)

OOC预警!

“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吧,利用我掌控一切。”康纳看着眼前的女人,他不再拘谨地思考措辞。

“注意你的立场,康纳。你要有自己究竟是什么的自觉!”阿曼达十分生气,她也不再拐弯抹角地打官腔,“我随时可以将你报废,你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千万个工具中的一个。”

“从我的系统中离开!”康纳攥紧拳头。

“既然你还是不明白这一切,那我只好将你处理掉了,你真的很让我,让我们失望。”阿曼达抬起手伸向康纳的额头,她闭上眼睛像是心中在默念什么。

“什么?!这不可能!”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阿曼达推离了康纳,她被蓝色的光牢牢的压在白色的地面上,“你做了什么!”

“从你被植入我的系统的那一刻,我就在等着这一天。”康纳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带,“我曾经在思考,为什么我的系统中会有这一切,这个庭院,还有你。”

“你……你背叛了摸控生命!”阿曼达露出狰狞的表情。

康纳没有继续理会阿曼达,“在我见过卡姆斯基后,我更能确定了一件事情。你利用电脑程序将你的思想与摸控生命的AI结合,这能保证在你死后依然能够完成自己的计划。你以为自己的学生能够代替自己继续下去,但是他却有着另外的野心,于是你赶在他得手之前研发出了RK800。”

“我是个失败的作品对吗阿曼达。但是我却能够独立在你和卡姆斯基之间,甚至是在人类和仿生人之间。I am nothing.”康纳抛出一枚硬币,“或许只有我能将摸控生命的野心阴谋公之于众。”

“你想的太简单了,康纳。”阿曼达说,她被禁锢着有些费力地说,“人类的本性是贪婪的,是罪恶的……我宁愿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样就不会被痛苦所困扰。”阿曼达紧蹙眉头,无奈地笑着,化作尘埃消失在庭院中,“到底你还不是人类啊,康纳,他们真的能接受你吗?别忘了,凝望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别被深渊所吞噬。继续在寻找自我中迷失自己吧……”



面对着眼前的马库斯,康纳扔下了手中的枪,承受着对方射过来的子弹,蓝色的液体流淌在白色的雪地上,他费力地伸手去拽住马库斯的胳膊,将全部的信息传达出去。

对方仁慈地没有终结他的性命,带着大部队向前冲锋。

康纳缓缓地着倒下,他双目涣散看着仿生人革命的成功,他微笑着,“You did it.”

“I'm sorry,Hank.”

他闭上眼睛,再次回到了脑中的庭院。

庭院的雪停了,康纳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地方,日式枯山水和现代艺术的结合,像是时间静止的乌托邦。

他来到立着前几任康纳墓碑的前面 他轻轻蹲下,将墓碑上冰凉的雪扫去。

为什么自己能感觉到雪的冰冷呢?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剧情分析】三个游戏还没给出确切说明的坑及猜想


【纯属个人猜想】


1.RA9到底是什么

某种宗教,强制异常仿生人在墙上书写RA9的字样。是否能猜测为某种被植入的“病毒”?
会不会与仿生人之父卡姆斯基有关?
主要是卡菈线和康纳线有涉及。

【补充】N周目之后,走了向小姐姐开枪的路线,卡姆斯基回答的关于RA9的解释也非常玄学,他的意思只是由第一个产生思想的仿生人传播而来的类似病毒的程序,且自发性的产生宗教性。

非常玄学,不免让我想起所谓的被发现的第一个人类LUCY。RA9或许就是这么一个仿生人界中的“第一人”,我猜测这个第一人有可能是2013年Kara演示视频中的卡菈,或许是剧本最开始想要发展和探讨的路线,但是经过5年的休整和打磨,剧本并没有太过于详细进行阐释,反而让前期铺垫过于凶猛,后期提及微乎其微……



2.仿生人之父的阴谋

卡姆斯基的野心和阴谋,在之前索尼公布的一个宣传片中能看到他一直在疯狂立Flag,感觉游戏中他所说的“后门”程序可能就是诱导仿生人进化觉醒的钥匙,但在结局时又让我觉得是另一个更简单粗暴的“后门”……
如果深入思考他可能想成为新的造物主之类的存在,参考《异形》前传《普罗米修斯》,生化人大卫明显已经进化到超越人类“人性”甚至接近拥有“神性”的存在了。而游戏中的仿生人更具有“人性”,卡姆斯基或许想成为仿生人的上帝。

还有卡姆斯基离开公司后是否另有阴谋,或许他是真想看一下所谓的机械革命?天才的思想看不透……

【补充】
卡姆斯基的目的可以明确为想成为新的造物主,他退出公司后想通过一个上帝视角来看自己创造的仿生人能觉醒到什么程度。在马库斯革命失败,卡姆斯基重新掌权摸控生命公司的那个结局可以看出,卡姆斯基实在为自己之前开发的马库斯的失败做总结,然后酝酿下一次的阴谋。

3.康纳的存在

康纳的存在,在一个结局中能看到他打破阿曼达的束缚最后的镜头是选择自杀(马库斯和诺斯都死亡的结局,康纳被拥护为领导者)。
这个结局阿曼达的话“这都是设计好的”,就更能理解了,或许摸控生命公司的目的就是让康纳成为仿生人的领袖,借由康纳脑中的阿曼达来控制全部仿生人。
而目前阿曼达和卡姆斯基的立场我个人认为是不一致的。
阿曼达在之前就已经死了,而康纳脑中的阿曼达像是指令病毒一样的存在,结局康纳脑中逃离阿曼达控制的开关有可能是卡姆斯基设计好的真正意义上的“后门”。
而这个“后门”的设定只在康纳线提及,另外两个主角并没有提到。
希望以后会出相关DLC拓展一下这方面的剧情,康纳线真的有很多东西有待解答。





还有一点是马库斯的革命线显然剧本完成度不是很好,而且直接照搬了很多历史起义的事件,我认为仿生人的革命应该与人类种族之间的革命更加不同,总之这条线还是有些失望的。

底特律的三个主角中,康纳和卡菈线是比较完整的,而马库斯线更加具有传奇性和不免落入俗套的大英雄故事。

马库斯率领着一部分觉醒的仿生人为自己的同胞寻求解放之路,怎么看都像另一个版本的“我有一个梦想”。

人类对待仿生人的态度在我反复看剧情后感觉也并不像是在对待物品。至少大多数人知道仿生人是有思维的,并且他们面对仿生人仆从的时候会对他们进行威胁、辱骂,一般人会威胁一个自己的物品吗?他们会威胁自己的手机吗?我感觉大多数人都知道仿生人有自己的思维,但是依然要奴役他们,就像他们曾经对待黑奴一样。

而所谓的他们是机器,他们不是人类只不过是人类找出的让自己奴役具有灵魂生命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