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Sherlock/ML】泰晤士河恐怖事件 第一章


【后续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被河蟹偶尔,以后移步SY更新~】




第一章 序曲

夜晚的伦敦并没有因为一场刚过去的雨而有所收敛自己的寒冷,雷斯垂德探长吸了吸鼻子,裹紧自己的大衣,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中年男人的单身公寓虽然简陋,倒也算是一个勉强温暖的栖身之处。开门,关门,屋内屋外的温差让雷斯垂德一哆嗦,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将它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一边登下脚上的皮鞋,顾不得收拾被雨水弄得狼狈不堪的地板,他还是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刚解决完一个抛尸案,雷斯垂德探长不得不感谢夏洛克的效率,要是自己仅带着现在的那群手下,他估计一个星期都别想回家了。

进卧室前雷斯垂德还是犹豫了一下,从厨房的冰箱里顺了一罐啤酒,打开喝了一口后他将啤酒放在了床头柜上,拉开抽屉摸索着什么。摸了半天,雷斯垂德探长只摸到了几个空盒,他嘟囔着自己又因为工作忘记了去医院及时拿药,拿起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将空药盒和易拉罐一起丢进了垃圾桶里。随后他一头栽进被子里,呜咽哼哼了几声,终于找到了一个稍微舒服的姿势后,在酒精和疲劳的作用下进入了睡眠。

第二天雷斯垂德因为该死的生物钟又早早地醒了,无奈地开始收拾屋子,然后趁着上班前去洗个热水澡。明明已经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雷斯垂德依然保持着非常健康的身体状况。经常出外勤的缘故他的皮肤是健康的麦色,身上也有着一块块曾经的“功勋”,肩膀上一道深深地疤痕比别的地方都要刺眼,他对着镜子揉了揉,带着枪茧的粗糙手指抚摸着凹凸不平的疤痕有种诡异的感觉。他拿冷水糊了一把脸,不再思考往事。

人们不是一两次猜测雷斯垂德探长明明有机会晋升,却依然奋斗在前线的原因。有人说他是个上个世纪旧时代的老顽固,有人说他就是个靠着资历没本事的野蛮人,有人说是他骨子里的与上层格格不入的气质让他不得不给高门子弟让路,总之警察系统里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唯一让这些爱八卦的人达成一致的是,这个品格坚毅,任劳任怨的老好人探长为什么至今还是单身,这件事甚至成了整个苏格兰场的未解之谜。

雷斯垂德也不是没有过感情史,按照他的话来形容,就是曾经有过一段年少无知的时光,最后大家不欢而散。同僚们也不是没有给他介绍过对象,但整天跟工作交往的雷斯垂德显然并不是那么解风情。在夏洛克来了之后,雷斯垂德虽然在工作上能够稍微轻松了不少,但随之而来的是夏洛克惹出来的更大的麻烦,跟保姆一样伺候这位小少爷让雷斯垂德仅有的空闲时间也被剥夺了。

雷斯垂德收拾完在路上买了杯咖啡醒醒脑,然后走进办公室,开始新的一天,天知道案情报告他还一个字都没动。一上午平安无事的度过了,雷斯垂德好不容易从电脑屏幕里移开视线,伸了伸久坐僵直的腰杆,这么多年来他还是不适应坐在办公室里写报告,有时他自嘲可能这就是自己一直不能升职的原因了吧。

雷斯垂德的履历中曾经有过一段空白的时期,如果被人问起,他总是说自己那时是回法国照顾年迈的祖父去了,20到30岁的时候他在做什么,很少有人知道,而这件事仿佛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从没问起。确切的说雷斯垂德是在29岁时才到警察系统中的,他也是35岁才到苏格兰场担任警督。而现在他40岁了,依然还在这个岗位上雷打不动勤勤恳恳。

刚闲下来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三明治的雷斯垂德就被风风火火冲进来的警员打断了,他尴尬地擦了擦嘴,生气地问:“又有什么事?”

“头儿,又有案子了,在泰晤士河岸。”警员像是知道自己打扰了上司的午餐时间稍微顿了顿。

“操,让不让人消停了……”雷斯垂德没有形象地翻了个白眼顾不得让警员继续说完,走出办公室,“安德森!你,还有你,跟我走。多诺万警官在哪儿?!”他扯着嗓子又点了几个人。

“呃,多诺万警官今天调休,头儿。”一旁的警员小声地说。
雷斯垂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叹气撅了噘嘴,然后带着现有的几个人出了警局。路上他听着简单的案情描述,想着晚点再去叫夏洛克过来,免得他又破坏现场。

报案者是个在岸边游荡的流浪汉,他本想着在河岸边能捞到些什么,谁料他捞出了个黑布包裹,而这黑布包裹里的是一个肉块。被吓得惊魂未定的流浪汉张牙舞爪地向雷斯垂德描述自己看到的一切。叫上安德森,他们越过警戒线向岸边的包裹走去,带着手套的手扒开被盖住的尸块,很显然这只是一具尸体的一部分,四肢都被截去,头部也无处可寻,只留下一具光秃秃的躯干。

看着安德森试图避开直视尸体的机会,雷斯垂德紧皱眉头,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令人反胃的凶杀案了,很显然出现这种尸体按照经验来看与情色交易脱不开身,他扒着看到了 尸体后腰上的一个不起眼的疤痕后遍收回了手。起身摘下塑胶手套,站到一边把空间留给法医,在刑侦组取样和拍摄完后给夏洛克打了电话。

泰晤士河边冷风阵阵,该死的冷,他现在真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