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Rose

手癌、弃坑大师。古早爱好者,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警探组沙雕向脑洞】《论RK800-KID的兼容性》

【送个脑洞好了🐒】

Hank/Connor警探组沙雕向


项目编号:HA-RK-51-001

项目发起人:伊利亚·卡姆斯基

项目测试对象:RK-800-51(项目原型机)

项目测试对象监护人:汉克·安德森

项目测试操作:通过记忆模块转移以维持原放生人的功能正常运转。

项目测试目的:利用十岁儿童的外貌减轻人质及犯罪嫌疑人的警觉性,可作用于各种特殊任务。
本身属于RK800机型的衍生附属品,同时可便于原机型在维修时期照样能够提供侦查协助。
……

汉克再收到这打项目书时,看着眼前矮小的十岁男孩,或者说是看起来像十岁的男孩的仿生人,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早上好,安德森副队长。”稚嫩的语调飘入汉克的耳中。

“卧槽……见鬼了。”

汉克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险些将桌上的咖啡杯碰掉,他大步向前然后弯腰凝视了几秒钟把站在他办公桌旁的男孩直接拎了起来。他仔细打量着,眉头紧锁,毋庸置疑眼前的仿生人男孩绝对就是缩了水的康纳。

“怎么了,副队长?”康纳外头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这样的举动让汉克满头冷汗,这简直太惊悚了,明明大人模样的康纳做出同样“无辜”的表情时汉克只想揍他。现在变成小男孩的康纳简直人畜无害的……可爱?对,就是可爱!!

老汉克尘封多年的父爱一下子涌了上来,但他并不想让自己表现得那么明显,于是咳嗽了一声,然后摆出一脸臭屁的模样。

“去了趟摸控生命回来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汉克把一直呆在半空的康纳放了下来,双手抱胸。

“咦,卡姆斯基先生还说您会喜欢的。”康纳仰头看着汉克,感觉自己的视角是有些不适,然后直接双手撑住桌子坐了上去。

汉克无语,都变成小孩子模样了还是不忘记做桌子,真是熊孩子,“下去下去, 坐椅子上去!跟你说了多少次了。”

“好的副队长。”小康纳从桌子上蹦了下去,站稳在地上拽了拽自己的衣服。

“今天不许跟我一起去出警,知道吗?”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我们是搭档啊!”小康纳攥着衣角,然后歪了歪头。

该死的可爱!让人无法拒绝!简直作孽啊!

“因为我不想被人吐槽带这个孩子去案发现场!”

该死的,我才不想带着孩子去游乐园的案发现场!

[底特律|警探组Hank/Connor]FUCKING ANDROID 上


OOC预警,傻白甜才是我!


FUCKING ANDROID 上


在底特律警局新晋干员中没有一个人不去“称赞”他们安德森警长的暴脾气,有人说只要警局里有人说出令他不爽的话,不出半分钟安德森警长一定会气冲冲地给他个问候全家桶。

至于是什么话能让安德森警长生气,那一定是盖文警官最熟悉了,毕竟他挨过的拳头可以说是比在座的各位吃的盐都多。

关于安德森警长,几年前还是副队长的他,因为负责底特律事件而立了大功被再次授勋升为了正队长。而安德森警长说这份功劳一半要算在他的搭档康纳身上。

康纳是曾经模控生命派来协助警察的特别类型仿生人,在底特律事件后遵循其意愿继续担任犯罪现场调查的侦查和协助人员。不过在新人们的眼里,康纳警官有着非同小可的魅力,以至于安德森警长严厉禁止他在公共场合露出那该死的微笑。

“该死的,康纳!快收收你的表情!”安德森警长的声音隔着办公室都非常响亮。

“Sorry,Hank.”康纳绷住表情,但傻子都能看出他在憋笑。

“OH,FUCKING ANDROID!”

隔着玻璃看到汉克在不爽的康纳,在此微笑着与新人们道别,然后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拉开办公室的门,然后他轻轻地关上,双手抱在胸前。

“我只是在跟新人讲话,汉克。”康纳靠近汉克,习惯性地坐在桌子的边缘。

“我开始怀念你曾经该死的扑克脸了。”汉克哼了一声,转头去处理电脑上的信息,一边碎碎念,“我还是羡慕你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完成报告。”

“Well.”康纳挑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另外报告我已经帮你完成了80%,我想你还是自己写比较好。”

“Shit!”

“放松,汉克,我知道戒酒时期你会比较容易暴躁,但还是为了身体健康,稍微忍耐一下。”康纳嘴角上扬给了汉克一个wink后出了办公室。

“FUCKING ANDROID!”

新人们在外面听到安德森警长这么政治不正确的粗口真是吓得一身冷汗,难道说安德森警长跟康纳警官有什么矛盾吗?

在一旁看热闹的盖文不嫌事大,“刺激吗?以后还有更刺激的呢!”

“盖文警官,希望你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需要我给你接杯咖啡吗?”康纳此时出现在盖文的身后,一脸职业假笑。

之前被康纳揍依然还有阴影的盖文哼唧了几句就跑走了。

面对一面懵逼的新人们,康纳友善地继续刚才未完成的话题。

在今天工作结束后,康纳正收拾着位子上的物品,突然被一个人叫住。他抬起头看了看想起来这是今天才来的众多新人中的一个。

“有什么事德雷克警官?”康纳问道。

“额,嗯,就是……那个……安德森警长的有些话如果……嗯……就是……您可以……”年轻人支支吾吾地想去组织语言。

康纳立马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他用安慰的语气说:“我跟汉克搭档很多年了,你放心,他是个很好的警长。虽然一开始会感觉难以相处,但时间久了你会明白他的话……”

“该死的,康纳你在磨蹭什么!该回家了!赶紧的!”汉克的声音震耳欲聋,打断了康纳。

“我马上就来!”康纳回应。

他又转向面前的新人,“我得走了。你得知道汉克并没有你们想中那么难相处就对了。”

然后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康纳看着开着老爷车的汉克不耐烦的在局门口等自己,急忙上了车。

“Sorry,Hank.”

“我就知道你会被那群小屁孩折腾,一个个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肯能是我的型号比较特殊?毕竟模控生命并没有将我量产。”

“哦,你还知道自己很特别?”

“Where?”

“Shit,该死的声音和该死的样貌。”

“你不喜欢吗?”

“Yes!我不喜欢!”

“好吧。”

等车辆平稳的开进车库后,康纳都没再说一句话,这让汉克有的发毛,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开门后,相扑先自己一步将康纳扑到地板上疯狂舔舔舔,弄了对方一身口水。

“该死的,相扑,快起来,恶心死了!”

康纳费劲地被汉克从相扑的魔抓中拉了起来,然后脱掉外套走到浴室。

汉克则是拖着相扑给它喂狗粮。

“相扑该死的,你是最近发情了吗!”

冲完水的康纳裹着浴巾自顾自地走进了次卧。

看到情况不太对的汉克立马追了上去。

“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说不喜欢吗?反正我也知道你迟早会没兴趣的……”

“该死的,不,怎么会!我该死的有情趣死了!”

汉克一把拽过康纳,将浴巾扔到了一旁,然后把康纳按在门板上啃咬着对方的嘴唇。

康纳没有抵抗,他双手环住汉克的肩膀,闭上眼睛回应着对方粗暴的吻。

“该死的,你一定是故意的!”

“这几天我去升级了一下硬件系统。”

“哦,操,FUCKING ANDROID!”


【没错,下章是喜闻乐见】







[底特律|警探组Hank/Connor]It's Not Real 完

OOC脑洞

sy同步更新

【康纳一次次的死而复生,让他与汉克之间产生了裂隙】



汉克眼睁睁地看着康纳在自己的眼前死去,这让他不断重新经历着失去儿子的梦魇。

第一次,康纳在异常仿生人的枪火下用身体替汉克挡住了子弹。

第二次,在天台上,汉克看着康纳从天台上跳下自杀。

或许还会有第三次吧,汉克这样想。模控生命再次派出了另一个康纳。

没错,另一个康纳。汉克每每见到新的康纳时他都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仿生人不再是他曾经搭档了。

“我很抱歉,副队长。”仿生人的表情动作甚至连细小的习惯都没有变化,这都是程序设定好的,“前任康纳没有完成的任务将由我来接替。”

纵使是人类不得不从新接受仿生人这个群体,法律也及时的对人类和仿生人进行约束,汉克再次看到康纳时内心还是五味杂陈。

“哦,反正你也不会死。”汉克冷漠地回应,他突然有种自己的人生被戏耍了一般。他已经活在儿子的阴影里够久了,康纳的出现唤起了他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但对方一再地“死”在自己面前,然后隔天又毫发无伤地出现,仿佛就是上帝对自己的惩罚。

“副队长,我的记忆虽然每次会被上传,但新机体适应时还是会有些许遗漏的,这会非常耽误工作进度。”

“好吧,好吧,只求你别像之前那么脆。”汉克摆了摆手,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看文件。

被晾在一旁的康纳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冷淡的应付,他的处理器演算着着无数的与汉克和好的方案。

“副队长,下班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康纳的程序让他漏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汉克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沉默片刻后他嗯了一声。

汉克看到康纳的脸上露出了不像之前机械般的笑,虽然很细微,但汉克的双眼还是捕捉到了。那双眼睛中充满着喜悦,就像被抛弃的流浪犬终于找到了归宿。嘴角轻轻上扬带动着面部的肌肉线条那么柔和自然。

在吉米酒吧门口,康纳还是有些愣地看了看曾经贴着“仿生人不得入内”的牌子的地方,现在已经被一块霓虹图案所替代。

他们依然是坐到了吧台上,康纳替汉克点了两杯波本威士忌,汉克则是笑着要求换成更烈的伏特加。

“你应该少喝点,副队长。”康纳说道,“烈酒对你的身体并不是……”

“好了,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汉克撅嘴,然后他瞟了一眼康纳的表情,还是稍微妥协了一下,“那就只换成一杯伏特加吧。”

汉克喝的起劲,看着坐在一旁没有动静的康纳问:“你们仿生人不能喝吗?”

“也不是完全,我可以分析出酒的成分。酒精对于仿生人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它们最终会被转化成能源。”

“这让我想起你第一次来酒吧找我时的样子,你他妈的居然倒了我的酒。”汉克笔画着手,“哦,不对,那不是你,之前的那个康纳已经死了。”

康纳皱眉,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康纳被启动后他就有之前的全部记忆,他记得自己提汉克挡子弹时的感觉,他记得自己为了在命令和汉克中做出选择而用死来反抗。

但这些记忆都不是他自己的,这些记忆来自曾经意见死去的“他”。

汉克提到这一切康纳无从反驳,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是个机器的价值和作用。

康纳抿着嘴不敢对汉克的话有任何回应,他本能在害怕这一切。

他想着自己如果不去思考曾经的记忆就不会有偏差,只要能够完成任务他的目的就完成了。即使现在倡导人类与仿生人共存,康纳内心依然存在着依附于自己创造者的“奴性”。

所以上一个康纳在被指使刺杀马库斯时,他不愿去直面汉克而选择了系统中唯一正面逃避的方式——自杀。

康纳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记忆,他们都愿意为了保护人类而付出一切,而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选项的优先级变成了“救汉克”,仿佛从最开始这条信息就烙印在康纳的程序中。

“你不是真的,康纳……你不是……”

“你的记忆,你的经历全部都不是你的。”



康纳内心在挣扎,在汉克面前他能够掩饰自己LED的变化,但他的表情却无法伪装。

“你在想什么?”汉克醉醺醺地端着酒杯。

“梦是真的吗?汉克。”康纳的语调充满了寒冷和绝望。

“仿生人也会做梦吗?”汉克笑着说,他搂住康纳。

“也许吧。”康纳沙哑地回应。

“无法取代的,才是真的……”汉克苦笑着拉近康纳,将他的脑袋揽入怀里,眼神里充满着眷恋,可他在透过他看着谁呢。


END

一个脑洞,我只是想抱一抱被夹在人类和同类中间的康纳酱。
想各种疼爱康纳酱_(:3」∠)_

游戏里总是我们康纳酱哄老傲娇,能不能让老傲娇也哄一下康纳酱啊(๐•̆ ·̭ •̆๐) 


这是底特律事件之后的事。

马库斯率领的反抗行动的确起了作用,政府下令禁止再次生产高智慧型仿生人,而现存的仿生人则被统一赋予了新的身份。

人类和仿生人将共存,虽然这可能只是暂时得到的和平……但大多数的人类和仿生人依然相信他们能够得到彼此尊重的未来。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这是汉克依然好奇的一件事,虽然他曾经拜读过菲利普迪克的书籍,但小说毕竟与现实不太一样,尤其是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真真切切的实际例子。

汉克年纪大了,好吧他虽然才四十出头,不过颓废的十年就让他看起来老了将近二十岁。他在他的搭档面前毕竟还是个经验老辣的警探,他还是不太好意思拉下脸直接问对方这个问题。

他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打量着端正地坐在另一端的同伴,就连平时非看不可的球赛他都无心观赏。

感受到一股强烈视线的康纳转过头来,茫然地歪了歪头,双眼注视着汉克:“有什么问题吗,汉克?”

被发现的汉克咳嗽了一声,立刻去拿桌上的啤酒试图缓解自己的窘迫,他将视线移开,“没,没什么……”

康纳读出了对方的表情,他没去再次试探陷入窘境的汉克,转过头去摸了摸趴在地上的相扑,大狗舒服地打着呼噜继续熟睡。

“其实你不用在意那些,我们按照以前的模式相处就好,我们是朋友和搭档不是吗?”康纳说道。

汉克没有回应,反而换了个姿势注视着电视机中的比赛。

康纳努力去理解对方的意思然后低下眼睛,不再继续说话,他安静地呆在一旁,拘谨的坐姿依然让他看着不那么“人性”。

房间内安静地只听见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康纳知道自己身为仿生人的缺陷,即使在新法案的保护下,即使有了意识,自己终究还是台机器,并不是所谓的人类……

康纳在事件结束后并没有选择扣掉自己头上的LED灯,他想或许这就是能依然让自己保持清醒的东西。康纳一直明白,他想成为人,但他终究不是人。可能这就是他区别于其他仿生人的一点,他有太多的顾虑,他的设计是为了逮捕那些异常的仿生人,他或许是仿生人中的“叛徒”,或许是人类的“道具”,他终究不是并且成不了人类……

察觉到康纳太阳穴LED不稳定的汉克意识到自己刚才无视性的对话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试图补救。

“额,康纳,你还好吧,我刚才就是想……”

康纳此时打断了他,他并不想让汉克看到此时狼狈的自己,“抱歉,汉克,我得一个人静静……我很抱歉……”

“额,好吧…….”汉克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对方离开了客厅。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纳头上的LED发出红色的光,他在漆黑的浴室内直视着镜中的自己。他计算着自己的价值,自己是否真的是“活着”,他茫然,他好像从来就没有找到过自己……

康纳与马库斯他们觉醒的方式很不同,他好像从最开始就知道自己思想的异常之处,但是他不想打破规则,他不想违背自己的命令……他的生命是人类给予的,他并不想失去也不能随意占为己有……

“康纳?”终于找到康纳的汉克打开了门口的灯,温暖的光线照亮了漆黑的四周。

面对着镜子的康纳缓缓地转过头来,泪水从他的双眼流出。汉克看出来他在迷茫,他已经迷失在寻找自我的路上了。

“我很抱歉,汉克,我很抱歉……”康纳依然在后退。就在他险些跌落在浴缸里时,汉克拉住了他的手,然后不顾一切的揽入怀里。

“蠢小子!”

康纳无声地颤抖,这样的反应让汉克吃了一惊,他从没有想过仿生人的悲伤能如此真实……

“我是活着的吗汉克……”康纳问道。

“当然,你当然是!”

“但我只是台机器……”

“是机器又怎样?!你他妈的是活着的!”汉克咆哮,他双手紧抓康纳的肩膀开始摇晃,“你在跟我说话,你当然是活着的,你有感情,这跟你是机器又有什么关系呢!”

汉克的话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他接着说:“听着,康纳,是谁让我正视自己走出仇恨仿生人的阴霾的?是谁每天孜孜不倦地跟我说让我戒酒戒垃圾食品的?我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这么关心过我,局里没有一个人比你更有同情心,现在你居然跟我说你是不是活着?我真想把你推进浴缸里拿水浇醒你个榆木脑袋!”

听到后面这句,康纳笑了,“副队长,你可别报复我,当初我只不过是想让你醒酒而已……”

“我看你现在也不太清醒哼。”

“谢谢你,汉克。”

“什么?你说了啥?”汉克摆了摆手,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谢谢你。”康纳再次说。

“行了,恶心死啦,我得继续去看球赛了!”汉克一边嘴上絮叨着,一边一手懒着康纳的肩膀走出浴室。



*脑洞段子,或许有扩展和后续?

汉克设定的生日是1985年9月6日,我私心给他年纪低了10岁,50+大叔变成40+大叔还是有救的



虽然写的很矫情,不过我还是认为康纳是三位主角中最为复杂的一位,他要兼顾自己的身份和任务,在人类的命令下猎杀同类,这个角色让我想起《银翼杀手》,或者说更接近《2049》中K的存在。

很有趣的是2038年和2049年相差也不远了。

游戏一直让玩家以仿生人的视角去带入,但说实话仿生人和人类终究不是一个物种,他们或许是人类生产的物品,或许是人类打开潘多拉魔盒创造的新生命,但他们终究无法成为人。

《我,机器人》设定在2035年,同样时间与游戏相差无几,但是视角确实以人类来展开,如果机器人、仿生人真的占据了战争的主导,这对人类来说肯定是又一场灾难……

《底特律》中的仿生人明显要更加接近人类,他们就像是一个种族,不断地重演人类的歧视链条。但如果真把他们当做一个种族去重新看待,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他们像人,能跟人类一样去思考,但他们终究不是人类。

但因为他们不是人类就该去排斥他们吗?肯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