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底特律|警探组Hank/Connor]It's Not Real 完

OOC脑洞

sy同步更新

【康纳一次次的死而复生,让他与汉克之间产生了裂隙】



汉克眼睁睁地看着康纳在自己的眼前死去,这让他不断重新经历着失去儿子的梦魇。

第一次,康纳在异常仿生人的枪火下用身体替汉克挡住了子弹。

第二次,在天台上,汉克看着康纳从天台上跳下自杀。

或许还会有第三次吧,汉克这样想。模控生命再次派出了另一个康纳。

没错,另一个康纳。汉克每每见到新的康纳时他都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仿生人不再是他曾经搭档了。

“我很抱歉,副队长。”仿生人的表情动作甚至连细小的习惯都没有变化,这都是程序设定好的,“前任康纳没有完成的任务将由我来接替。”

纵使是人类不得不从新接受仿生人这个群体,法律也及时的对人类和仿生人进行约束,汉克再次看到康纳时内心还是五味杂陈。

“哦,反正你也不会死。”汉克冷漠地回应,他突然有种自己的人生被戏耍了一般。他已经活在儿子的阴影里够久了,康纳的出现唤起了他对生活的热情和希望。但对方一再地“死”在自己面前,然后隔天又毫发无伤地出现,仿佛就是上帝对自己的惩罚。

“副队长,我的记忆虽然每次会被上传,但新机体适应时还是会有些许遗漏的,这会非常耽误工作进度。”

“好吧,好吧,只求你别像之前那么脆。”汉克摆了摆手,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看文件。

被晾在一旁的康纳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冷淡的应付,他的处理器演算着着无数的与汉克和好的方案。

“副队长,下班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康纳的程序让他漏出有些尴尬的笑容。

汉克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沉默片刻后他嗯了一声。

汉克看到康纳的脸上露出了不像之前机械般的笑,虽然很细微,但汉克的双眼还是捕捉到了。那双眼睛中充满着喜悦,就像被抛弃的流浪犬终于找到了归宿。嘴角轻轻上扬带动着面部的肌肉线条那么柔和自然。

在吉米酒吧门口,康纳还是有些愣地看了看曾经贴着“仿生人不得入内”的牌子的地方,现在已经被一块霓虹图案所替代。

他们依然是坐到了吧台上,康纳替汉克点了两杯波本威士忌,汉克则是笑着要求换成更烈的伏特加。

“你应该少喝点,副队长。”康纳说道,“烈酒对你的身体并不是……”

“好了,是你说要请我喝酒的。”汉克撅嘴,然后他瞟了一眼康纳的表情,还是稍微妥协了一下,“那就只换成一杯伏特加吧。”

汉克喝的起劲,看着坐在一旁没有动静的康纳问:“你们仿生人不能喝吗?”

“也不是完全,我可以分析出酒的成分。酒精对于仿生人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它们最终会被转化成能源。”

“这让我想起你第一次来酒吧找我时的样子,你他妈的居然倒了我的酒。”汉克笔画着手,“哦,不对,那不是你,之前的那个康纳已经死了。”

康纳皱眉,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康纳被启动后他就有之前的全部记忆,他记得自己提汉克挡子弹时的感觉,他记得自己为了在命令和汉克中做出选择而用死来反抗。

但这些记忆都不是他自己的,这些记忆来自曾经意见死去的“他”。

汉克提到这一切康纳无从反驳,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是个机器的价值和作用。

康纳抿着嘴不敢对汉克的话有任何回应,他本能在害怕这一切。

他想着自己如果不去思考曾经的记忆就不会有偏差,只要能够完成任务他的目的就完成了。即使现在倡导人类与仿生人共存,康纳内心依然存在着依附于自己创造者的“奴性”。

所以上一个康纳在被指使刺杀马库斯时,他不愿去直面汉克而选择了系统中唯一正面逃避的方式——自杀。

康纳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记忆,他们都愿意为了保护人类而付出一切,而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选项的优先级变成了“救汉克”,仿佛从最开始这条信息就烙印在康纳的程序中。

“你不是真的,康纳……你不是……”

“你的记忆,你的经历全部都不是你的。”



康纳内心在挣扎,在汉克面前他能够掩饰自己LED的变化,但他的表情却无法伪装。

“你在想什么?”汉克醉醺醺地端着酒杯。

“梦是真的吗?汉克。”康纳的语调充满了寒冷和绝望。

“仿生人也会做梦吗?”汉克笑着说,他搂住康纳。

“也许吧。”康纳沙哑地回应。

“无法取代的,才是真的……”汉克苦笑着拉近康纳,将他的脑袋揽入怀里,眼神里充满着眷恋,可他在透过他看着谁呢。


END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