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一个脑洞,我只是想抱一抱被夹在人类和同类中间的康纳酱。
想各种疼爱康纳酱_(:3」∠)_

游戏里总是我们康纳酱哄老傲娇,能不能让老傲娇也哄一下康纳酱啊(๐•̆ ·̭ •̆๐) 


这是底特律事件之后的事。

马库斯率领的反抗行动的确起了作用,政府下令禁止再次生产高智慧型仿生人,而现存的仿生人则被统一赋予了新的身份。

人类和仿生人将共存,虽然这可能只是暂时得到的和平……但大多数的人类和仿生人依然相信他们能够得到彼此尊重的未来。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这是汉克依然好奇的一件事,虽然他曾经拜读过菲利普迪克的书籍,但小说毕竟与现实不太一样,尤其是自己身边还有一个真真切切的实际例子。

汉克年纪大了,好吧他虽然才四十出头,不过颓废的十年就让他看起来老了将近二十岁。他在他的搭档面前毕竟还是个经验老辣的警探,他还是不太好意思拉下脸直接问对方这个问题。

他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打量着端正地坐在另一端的同伴,就连平时非看不可的球赛他都无心观赏。

感受到一股强烈视线的康纳转过头来,茫然地歪了歪头,双眼注视着汉克:“有什么问题吗,汉克?”

被发现的汉克咳嗽了一声,立刻去拿桌上的啤酒试图缓解自己的窘迫,他将视线移开,“没,没什么……”

康纳读出了对方的表情,他没去再次试探陷入窘境的汉克,转过头去摸了摸趴在地上的相扑,大狗舒服地打着呼噜继续熟睡。

“其实你不用在意那些,我们按照以前的模式相处就好,我们是朋友和搭档不是吗?”康纳说道。

汉克没有回应,反而换了个姿势注视着电视机中的比赛。

康纳努力去理解对方的意思然后低下眼睛,不再继续说话,他安静地呆在一旁,拘谨的坐姿依然让他看着不那么“人性”。

房间内安静地只听见电视机里传出的声音,康纳知道自己身为仿生人的缺陷,即使在新法案的保护下,即使有了意识,自己终究还是台机器,并不是所谓的人类……

康纳在事件结束后并没有选择扣掉自己头上的LED灯,他想或许这就是能依然让自己保持清醒的东西。康纳一直明白,他想成为人,但他终究不是人。可能这就是他区别于其他仿生人的一点,他有太多的顾虑,他的设计是为了逮捕那些异常的仿生人,他或许是仿生人中的“叛徒”,或许是人类的“道具”,他终究不是并且成不了人类……

察觉到康纳太阳穴LED不稳定的汉克意识到自己刚才无视性的对话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试图补救。

“额,康纳,你还好吧,我刚才就是想……”

康纳此时打断了他,他并不想让汉克看到此时狼狈的自己,“抱歉,汉克,我得一个人静静……我很抱歉……”

“额,好吧…….”汉克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对方离开了客厅。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纳头上的LED发出红色的光,他在漆黑的浴室内直视着镜中的自己。他计算着自己的价值,自己是否真的是“活着”,他茫然,他好像从来就没有找到过自己……

康纳与马库斯他们觉醒的方式很不同,他好像从最开始就知道自己思想的异常之处,但是他不想打破规则,他不想违背自己的命令……他的生命是人类给予的,他并不想失去也不能随意占为己有……

“康纳?”终于找到康纳的汉克打开了门口的灯,温暖的光线照亮了漆黑的四周。

面对着镜子的康纳缓缓地转过头来,泪水从他的双眼流出。汉克看出来他在迷茫,他已经迷失在寻找自我的路上了。

“我很抱歉,汉克,我很抱歉……”康纳依然在后退。就在他险些跌落在浴缸里时,汉克拉住了他的手,然后不顾一切的揽入怀里。

“蠢小子!”

康纳无声地颤抖,这样的反应让汉克吃了一惊,他从没有想过仿生人的悲伤能如此真实……

“我是活着的吗汉克……”康纳问道。

“当然,你当然是!”

“但我只是台机器……”

“是机器又怎样?!你他妈的是活着的!”汉克咆哮,他双手紧抓康纳的肩膀开始摇晃,“你在跟我说话,你当然是活着的,你有感情,这跟你是机器又有什么关系呢!”

汉克的话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他接着说:“听着,康纳,是谁让我正视自己走出仇恨仿生人的阴霾的?是谁每天孜孜不倦地跟我说让我戒酒戒垃圾食品的?我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这么关心过我,局里没有一个人比你更有同情心,现在你居然跟我说你是不是活着?我真想把你推进浴缸里拿水浇醒你个榆木脑袋!”

听到后面这句,康纳笑了,“副队长,你可别报复我,当初我只不过是想让你醒酒而已……”

“我看你现在也不太清醒哼。”

“谢谢你,汉克。”

“什么?你说了啥?”汉克摆了摆手,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谢谢你。”康纳再次说。

“行了,恶心死啦,我得继续去看球赛了!”汉克一边嘴上絮叨着,一边一手懒着康纳的肩膀走出浴室。



*脑洞段子,或许有扩展和后续?

汉克设定的生日是1985年9月6日,我私心给他年纪低了10岁,50+大叔变成40+大叔还是有救的



虽然写的很矫情,不过我还是认为康纳是三位主角中最为复杂的一位,他要兼顾自己的身份和任务,在人类的命令下猎杀同类,这个角色让我想起《银翼杀手》,或者说更接近《2049》中K的存在。

很有趣的是2038年和2049年相差也不远了。

游戏一直让玩家以仿生人的视角去带入,但说实话仿生人和人类终究不是一个物种,他们或许是人类生产的物品,或许是人类打开潘多拉魔盒创造的新生命,但他们终究无法成为人。

《我,机器人》设定在2035年,同样时间与游戏相差无几,但是视角确实以人类来展开,如果机器人、仿生人真的占据了战争的主导,这对人类来说肯定是又一场灾难……

《底特律》中的仿生人明显要更加接近人类,他们就像是一个种族,不断地重演人类的歧视链条。但如果真把他们当做一个种族去重新看待,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他们像人,能跟人类一样去思考,但他们终究不是人类。

但因为他们不是人类就该去排斥他们吗?肯定不。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