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Rose

手癌、弃坑大师。古早爱好者,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暗巷组]sweet cookie Part08

部长/蘑菇有差

大写的OOC

p.s. 原名玛丽苏小段子,现在改叫小甜饼了~~
时间线基本上分为现代线和回忆杀两条线。


*2018

清晨伴随着香气扑鼻的热可可,克雷登斯从柔软的枕头中抬起脑袋,不舍地离开温暖的被窝,赤着脚踩在地毯上。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气,随手拿起搭在椅子上的衬衫穿上,半睡半醒地摇晃着再伸了个懒腰。一挥手,摆在床头柜上的热可可飘到了手中,鼻子靠近腾腾热气闻了闻还没来及喝便看到墙上直指十点的挂钟丢了杯子匆忙的找衣服。

七扭八歪地把领带系好后,克雷登斯来不及找黑魔法防御课的课本,直接飞奔着出了门,穿过七扭八歪的楼梯,直到他到了教室门口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从自己的宿舍出来的。给自己施了个高阶忽略咒,悄悄地利用默默然的力量穿门进了教室,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位置乖乖站好,就像自己一直都在的样子。

很庆幸这节课格雷夫斯教授正在让小巫师们自由练习咒语,克雷登斯很容易混进去,他悄悄地溜到同院的瑞文身边。

看到姗姗来迟的克雷登斯瑞文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你是干嘛去了?”然后女孩儿拿着魔杖戳了戳克雷登斯的头,“要不是教授今天心情好没点名,你就死定了。”

“呃,真是抱歉,我昨天有点断片了,等下了课我再解释。”在克雷登斯赶紧道歉的时候,在他们身边一个格兰芬多的男孩儿不小心念错了咒语,因为一个单词的问题本应无害的防护咒变成了攻击性的魔法。

噼里啪啦的光束四散开来,这个小男巫自身的法力一定很强大,但没有时间过多考虑了,就在闪电朝着克雷登斯他们飞去时,克雷登斯张开一直手释放出黑色的雾状触手瞬间将魔法抵消了,动作之迅速甚至让同时施展咒语的帕西瓦尔都眉头一皱。

魔法抵消产生的能量将事件引发的始作俑者弹了开来,小男巫趴在地上满脸尘土一脸懵逼,及时赶到的帕西瓦尔将他扶起然后吩咐课几位格兰芬多学生将他送到治疗室。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大多数学生都没看清事情发生就已经结束了,这次事故不禁让小巫师们感叹高年级课程的难度。

帕西瓦尔提前结束了这次的课程,然后再三吩咐年轻巫师们熟记咒语的重要性和黑魔法的危险性,在学生都走的差不多后,他朝着角落里的克雷登斯使了个眼色后便离开了。




*1928

帕西瓦尔最近非常头疼,塞拉菲娜把他打发走明着停职实则让他暗中调查后,他就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从银行中取回备用魔杖帕西瓦尔曾经偷偷联系过现在身处巴黎的纽特一行人,显然他们正忙着处理格林德沃的烂摊子没有多余时间回美国。

庆幸格雷夫斯宅邸里有充足的藏书够帕西瓦尔隐匿身份不用抛头露面进行调查,作为一个彻底的实干家,显然宅家的日子让他一时难以习惯。但时间紧迫,埋头在一摞摞古旧书籍中也算是从囚禁中脱身后活动活动筋骨。

古老的家族中藏书无数,宽阔的魔法藏书阁保存着格雷夫斯先代们积累的智慧珍藏,墙壁上挂着的祖先画像在暗中窃窃私语,像是冥冥中在指引着帕西瓦尔一样。

格雷夫斯家族最早可以追溯到古老的爱尔兰神话,时间的推移和家族的变迁让这个古老的家族遍地生根,有一个分支选择留在欧洲经历了代代通婚改变了原有的姓氏,而主支选择跟随发现新大陆的步伐来到了辽阔的美洲大陆。

魔法世界远比移民的巫师想象的更为庞大,美洲本土的萨满教巫师和诞生于欧洲的巫师一度产生巨大的摩擦和碰撞,但两者最终就对抗麻鸡一事达成了和解。

来自欧洲的移民者不仅带来了与本土截然不同的魔法文化,同时也带来了来自深渊的混沌邪恶义教。国会曾经以为他们是肃清者的一个分支,但事实往往更加残酷,那是一群不计后果的极端信徒,他们背弃一切人类的律法和信仰,盲目痴迷地崇拜着不可名状的神明……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