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存梗】姜饼与巧克力



01
帕博太太今日起的比平常要晚了半个小时,若是往常这个时候,她早就拎着菜篮子去集市上淘一些新鲜的蔬菜了。但是今天她起晚了,晚了半个小时,帕博太太生气地将菜篮子扔在一遍,今天让她满意的蔬菜显然已经被别人提前挑走了。于是帕博太太不打算去集了,她准备去街上的那家面包店碰碰运气。

面包店就在距离帕博太太家不远处的街角,往常帕博太太不屑于跟其他人一样排队争抢面包,她觉得那是小孩子和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更不用提那家面包店以奇形怪状的面包为卖点。华而不实,帕博太太这样评价。但是今天她破天荒的打算去尝一尝这家店新鲜出炉的面包。

面包店开业没有多久,店主是个和蔼的胖男人,帕博太太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人长的像极了她的儿子,越看越是亲切。帕博太太的儿子维特里像其他年轻人一样曾经有着保家卫国的雄心壮志,可惜的是他死在了一战的战场上,若是维特里还活着可能也跟这个店主一样经营着自己的事业。

“早上好太太!”帕博太太推开店门 一个打扮时尚的金发姑娘向她微笑问好,“想来点新做好的雷鸟可颂吗?”

帕博太太仔细打量着这个姑娘,她脸上温柔的微笑让帕博太太甚是温暖,“雷鸟可颂?”帕博太太从没见过这种糕点,她不禁好奇地问。
“哦,其实算是巧克力可颂,就是再加上雅各布自己想出来的奇妙造型和秘密配方。”金发姑娘说道,“雅各布现在正在厨房忙,可能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她笑得如同盛开的玫瑰,清晨的阳光透过面包店的玻璃映在她甜美的脸颊上。

“另外,我叫奎妮。”金发姑娘走出收银台,拎着一个小篮子,“如果您要什么,我来帮您拿。”

“哦,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现在还能看见这么可爱多姑娘真是少见,你可以叫我帕博太太。”帕博太太笑着说,“哦,帮我拿两个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

“雷鸟可颂,帕博太太。”奎妮拿着夹子将面包放进篮子里。

帕博太太今天性质极高,她拉着奎妮的胳膊走到一旁的桌子旁,“哦,奎妮趁着现在没什么人快过来跟我这个老太太聊一聊。”

奎妮不好意思拒绝,她放下篮子,解下身上的围裙,坐到了帕博太太的对面。

帕博太太到底说也是个普通的老太太,她跟奎妮聊的很投机,从家常聊到了自己的孩子,最后帕博太太拐弯抹角的打听奎妮的婚姻状况。

“亲爱的,你得早点找个好男人,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肯定不缺追求者,但是你也得擦亮眼睛。”帕博太太用过来人的态度说着。

奎妮轻轻微笑,“帕博太太瞧您说的,我已经结婚了。”她摘下手套,亮出自己带着婚戒的手,“我丈夫就是雅各布,太太。”奎妮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帕博太太尤为震惊,看来她又在瞎操心了,看着小夫妻俩幸福的过日子开店她也十份满足。

在两个人聊得正欢的时候,面包店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身形瘦长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着的衣服显然价值不菲,黑色长款大衣的袖口有着独特的设计,领子上绿宝石的蝎子领针几乎整个美国也没有第二副,

【BE版】
但是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他的憔悴。虽说穿衣讲究,但西装却又满是褶子,半长不短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耷拉着,这样的对比显然让帕博太太一言难尽。

奎妮看到男人后原本微笑的脸庞立马凝重了起来,她嘴角紧闭又轻微颤了颤,“格雷夫斯先生……”

见奎妮欲言又止,男人开了口,疲惫的声音从沙哑的喉咙里渗出,“老样子。”

“好,好的。”奎妮抿抿嘴,立马转身小跑迈着步子去厨房内拿东西,面包显然早就已经包装好了,但是黑色的袋子与整个店里的温馨氛围显然一点也不搭。

男人将口袋里的钱币放进奎妮手里,然后拎着袋子走出了面包店,冷漠的氛围在他走后好一段时间都蔓延在屋内,久久不散去。


奎妮眼神复杂的目送那位先生离去,这一切被帕博太太看在眼里,她皱皱眉头,慢慢起身走到轻轻地抚摸着奎妮的后背。


“哦,帕博太太,您用不着这样,格雷夫斯先生这样已经不是一两年了……”奎妮双手捏着围裙的下摆。

















【HE版】
“格雷夫斯先生,您今天来的可真早。”奎妮看见男人进来,先与帕博太太说了声失陪,起身去打招呼,“您订的蛋糕雅各布还没有做出来,您可以晚点再来。”

男人摆了摆手,叹了口气,“没事,我在这里等等。”

格雷夫斯先生看着帕博太太身边的空位礼貌的问候一下便入座了。奎妮见状将两人彼此介绍了一下。

“格雷夫斯先生今天工作不忙吗?”帕博太太友善地问,她看得出男人并不像是个闲人。仔细看着这个男人,他年龄至少三十多了,但显然工作非常繁重操劳,让他年纪轻轻就已经鬓角斑白。像这位先生一样的成功人士看起来不像是这个点儿在外面闲逛的人,亲自来取蛋糕很显然能看出这个蛋糕对他的重要性。

“现在有比工作更值得关注的人了不是吗,格雷夫斯先生?”奎妮意味不明地笑着眨眨眼。

“得了吧奎妮,你跟你姐姐一样开始爱打趣我了?”格雷夫斯皱了皱眉,很显然他并没有否认。

帕博太太不禁好奇地问:“原谅我这个老人家的好奇心,是给家里的孩子买的蛋糕吗?”

“不,不是孩子……”格雷夫斯轻笑。

“哦,我懂了,给爱人买蛋糕一定要悄悄地给她个惊喜。下次带着您太太过来啊,我真想瞧瞧她。”爱八卦的帕博太太说。

“嗯,其实我们还没结婚。”格雷夫斯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接话,无论与巫师还是麻鸡对话老年人总是最难缠的。

奎妮在旁边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帕博太太瞧您说的,格雷夫斯先生在某些方面可是不如他工作那样果断。”

“哦,听我说年轻人,有些话要尽早说。”帕博太太语重心长的说。

这时在后厨忙活的雅各布终于端着蛋糕出来了,看见坐在椅子上的格雷夫斯他险些没拿住。

“哦,甜心,慢着点。”奎妮马上上前帮助丈夫接住蛋糕,显然在帕博太太面前她不能轻易使用任何魔法。

奎妮拿出精美的包装盒给蛋糕进行打包并用丝带在上面系了个蝴蝶结,然后拿出一张带着烫金色花纹的卡纸。

“我想祝福的话该您来写不是吗?”她讲手中的蘸水笔递给了格雷夫斯。

男人快速地在纸上写了几行字,漂亮的字体令人目眩,随后飞快地将卡纸放入信封中别在蛋糕盒上。

“晚上记得来家里吃饭,哦,对了叫上缇娜和斯卡曼德,克雷登斯会喜欢的。”格雷夫斯拎着蛋糕与帕博太太道别后便离开了店内。

“哦,甜心,咱们今晚有好戏看了。”奎妮向雅各布微笑地眨眨眼暗示着什么。

“哦好吧,我得想想再准备些什么,我先去厨房忙了。”说罢雅各布在妻子的脸上留下了个甜蜜的吻后便进了后厨。

“哦你们可真幸福。”帕博太太笑着说。

奎妮走出收银台,接了一壶热水将花茶泡了起来,随后有拿出两只茶杯,端着托盘走到了桌前,她一边给帕博太太倒茶一边说,“您可千万别想太多,我们也是普通人正常过日子而已。”奎妮放下茶壶坐了下去。

“真想知道那位格雷夫斯先生的爱人长什么样。”爱八卦的帕博太太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我想您应该见过。”奎妮本来笑着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以前这个时候ta一直住在这附近,您知道的,那个比较诡异的第二塞勒姆。”

“那个疯婆子收养的孩子?哦那可真是苦了她了。不过还好,那个女人听说自己从楼上摔下来死了,这么多她虐待孤儿的消息才得以公开。格雷夫斯先生真是个好人。”

奎妮并没有去纠正帕博太太认为的性别问题毕竟有些太过于隐私的事情格雷夫斯和克雷登斯都不愿意被过度探讨。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