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Rose

手癌、弃坑大师。古早爱好者,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暗巷组]玛丽苏小段子part06



一直在发烧先把存货发上来。

*段子剧情跟前文时间顺序不统一,细节不要较真。

克雷登斯算是平静低调的在霍格沃茨呆了几个星期,他交了一两个朋友,找了几门感兴趣的课,平时缩在图书馆里抱着超过头顶的一摞书埋头苦读,过长的刘海儿经常挡住他的整张脸,大家看他时他也基本上是低着头,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有时候拉文克劳的学生们会稍微谈论起这位新学生,不过在冷漠著称的学院里也没有引起过多的讨论,反而是另外的三个院校对此格外好奇,因此这引起了很多学生在巫师论坛上的讨论。不过学生们更对那位新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兴趣颇多,这门被诅咒的课程没有一位教授能就任超过一学年,而这位格雷夫斯先生能否创造校史奇迹就拭目以待了。

来到霍格沃茨的第一天克雷登斯就惊叹这个充满了魔法与密室的巨大城堡,在委婉拒绝了帕西瓦尔同住的邀请后,他们见面的时间被压缩到了一周内少有的几次黑魔法防御课上。帕西瓦尔看得出男孩关切如同炽热焰火般的目光,他一样也怀念他们能整天在一起的日子。帕西瓦尔和克雷登斯每晚用守护神相互传递消息,至于为什么不用飞路网,只能说这是两个人后面才想起来的事情了。

克雷登斯坐在床上埋头于《神奇动物在哪里》,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门课,不得不说与纽特的长期相处让他有些先入为主。看着屋内的学生在对着羽毛练习变形咒的痛苦模样不禁让他想起自己刚学习魔法时的事情。

克雷登斯拥有强大的魔法,但长期压抑的精神状况让他的魔法力量变得非常不稳定,更不要提还有默默然的存在。帕西瓦尔把他接回自己的公寓后给过他一些基础的魔咒和魔药学书籍,在魔法稳定前帕西瓦尔是禁止他使用任何魔法的,调整心态对于克雷登斯是首要的任务。

那时的克雷登斯与现在判若两人,他卑微甚至自闭,内心充满对爱的渴望却又亲自将火焰压抑熄灭,他对于外界过于敏感脆弱,他用仅存的理性将自己的内心包裹在破碎的玻璃盒子中。克雷登斯害怕给帕西瓦尔增添更多的麻烦,在对方去国会期间他恨不得承担了家里全部的家务活,即使帕西瓦尔次次强调他不比如此。

“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克雷登斯。”帕西瓦尔在晚饭时这样说。男孩儿没有回话,低下了头,他抿抿嘴,这里终究不会是自己的栖身之地,格雷夫斯先生的家里回迎来适合他的另一位主人。

第二天早上帕西瓦尔并没有去国会,反而将克雷登斯叫了出来吩咐他收拾好行头。
“我们要出去吗先生?”

“对,多穿点,克雷登斯。”帕西瓦尔看着男孩儿身上这套不合身的衣服心中一紧,他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了那条蓝黑色的围巾将它围在了克雷登斯的脖子上,然后轻轻地打了个结,拍了拍克雷登斯的肩膀。

克雷登斯永远不会忘记帕西瓦尔替自己系上围巾时的温暖,他将头深埋进去,嗅着属于男人的味道。

回到拉文克劳的宿舍后克雷登斯被一位学长叫住了,这让他被吓了一挑。

“拜尔本,你的信。”那位学长将一个白色的信封递给克雷登斯。

“谢谢。”接过信后克雷登斯翻看着信的两面,素白的信封上只写了工工整整的「克雷登斯·拜尔本收」,甚至连封口处都没有用蜡封好,他撇撇嘴将信揣进口袋里。

那排手写的字迹克雷登斯再熟悉不过了,他腼腆的抿着嘴微笑像拆开糖纸包装的小孩子一样。封口处之所以没滴封蜡是因为施加了特殊的咒语,只有说对了口令信纸才会出现。

「晚上来学校八层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

“又是那个爱慕者的信?”瑞文趴在壁炉的沙发上看着傻笑的克雷登斯。

“算……算是吧……”克雷登斯脸一红,“有那么明显吗?”

"你就差在头顶写着我恋爱了。快跟我说说!是哪个学院的?"

“瑞文,现在还不行……”

“哦,那是个教授?”

“……”

“我们可是拉文克劳,克雷登斯。”女孩儿笑着说,“好了不吓你了,不过别忘记门禁时间。”

在克雷登斯走后宿舍里的女孩子们开始了八卦时间,她们无非就是在押宝是哪个人得到了cre小可爱的芳心。看来克雷登斯完全低估了自己在学生中的影响力。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