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Rose

手癌、弃坑大师。古早爱好者,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暗巷组]玛丽苏小段子part04

清晨在嗅嗅不老实的折腾下,克雷登斯爬起了床,顶着一头乱糟糟半长不短的头发,打了个哈气。

看着已经放在床边的巫师袍子,克雷登斯有点迫不及待的穿上,对着镜子来回看了看,匆忙的系好领带,把嗅嗅关在他的小窝里便出门了。

克雷登斯跟着帕西瓦尔这么多年,穿衣风格也受了影响,一直穿着三件套和黑大衣,看着穿巫师袍的自己一时还有些不习惯,不过这样让他迫不及待的想给帕西瓦尔看看不一样的自己。

等着到处乱动的楼梯,克雷登斯终于在大部分学生上课前赶到了教室,帕西瓦尔此时早已经坐在讲桌旁看书了。

“差点找不到教室了?”帕西瓦尔嘴角一扬,他合上手里的书,摘下眼镜。

“不……我没有……”克雷登斯不想说自己是因为昨天晚上想先生想到失眠导致今天差点起不来才来的稍微晚点的。

“看你这乱糟糟的头发,克雷登斯,过来点。”帕西瓦尔向克雷登斯招了招手。在克雷登斯走近时,格雷夫斯用魔法整理了克雷登斯的头发,然后收起魔杖,直接用手将他前额的那缕碎发别到耳后,拽着克雷登斯的衬衫领子把他拉的离自己更近,“我不陪着你,领带都系不好了嗯?”

对于巫师来说,现在很少还有人手动系领带了,但帕西瓦尔说,不用魔法穿衣服也是一种享受,当然脱衣服更是。这样亲密的行为在教室大厅内还是让克雷登斯脸一红。

“克雷登斯,你穿巫师袍很好看。”

“嗯……格雷夫斯教授,我想,我该帮您准备一下上课的材料了……”克雷登斯生硬地转移话题,很显然并不想在其他学生面前坦白他们的关系,但格雷夫斯不介意陪着他的男孩儿玩一玩地下师生恋,在他们漫长的人生中总得找点情趣不是吗。

“哦,当然,记得把博格特锁好。”

这时教室里只有零星的学生,他们大多是些埋在书堆里的学霸,对格雷夫斯教授和格雷登斯的对话并没有听得太清楚,也许是同为美国人之间的寒暄吧。

伴随着钟声,帕西瓦尔的黑魔法防御课开始了,然而帕西瓦尔并没有急着开口,他靠在讲台上,单手撑着下巴,看了看摆在墙角的钟,表盘上方报时的鸽子来回飞舞。

在学生们看来他就像在发呆,但又过了一小会儿,帕西瓦尔一挥手,教室沉重的木门顺势而开,几个正踮着脚尖蹑手蹑脚想往里面溜的格兰芬多学生被逮了个正着。他们尴尬的挠挠头,在一直板着脸的帕西瓦尔面前哭笑不得。

“又是你们俩,我希望这次能你们能给我换个理由。先回去坐着吧,再迟到格兰芬多的分都快被你们扣完了。”

这堂课帕西瓦尔没有卖多大的关子,他教这些学生用滑稽咒对付博格特,作为示范格雷夫斯让克雷登斯帮忙打开关着博格特的柜子。

只听柜子中发出一阵子嘶吼和惨叫,然后从柜子里伸出了一双血淋淋的手,所有的学生一阵惊呼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与格雷夫斯教授一模一样的人走了出来,他浑身是血,身后拽着一个血肉模糊早已不是人样的尸体。

帕西瓦尔面不改色,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念出了咒语,只见博格特变成了满身番茄酱和西红柿的滑稽形象,然后钻回了柜子里。

“帕西……”克雷登斯小声地叫着男人的名字,他想上前去男人身边,却被帕西瓦尔摆摆手拦住了,“我没事。”

帕西瓦尔轻咳一声,“博格特会变成你们心中最害怕的东西。克服你们心里的恐惧,这是最好锻炼,那么接下来,练习好咒语,挥起魔杖,开始吧。”他没有过多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将自己的魔杖收好。

小巫师们纷纷尝试,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在大战结束后,霍格沃茨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要将守护神咒熟记于心,而面对博格特克服心中的恐惧只是第一步。

下课后,学生们格雷夫斯教授道别后纷纷离开了教室,最后仅留下了克雷登斯与帕西瓦尔两个人。

“说实话这群小孩子脑子里真能想,安娜贝尔?竖锯?认真的吗?这群孩子看麻鸡电影都能吓个半死……我感觉到后辈无望了。”帕西瓦尔翻了个白眼,坐回椅子上。他避开了克雷登斯的眼神,他知道男孩心里依然想着那个博格特幻化的样子。

克雷登斯斜靠在桌子旁,他抿了抿嘴,想着如何开口,“之前那两个被您抓住迟到的格兰芬多学生不是还把博格特想成了你吗?”

“哦,对!这是最让我恼火的,还当着我的面!把我变成滑稽的穿着裙子的大胡子?!”格雷夫斯呵呵地干笑了两声。

随后两个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克雷登斯……”为了避免尴尬,帕西瓦尔还是决定把事情说出来。

他知道克雷登斯只在少数情况下会叫他的名字。

“刚才吓到你了?过来,克雷登斯。”帕西瓦尔拉过克雷登斯,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抱住男孩儿,将自己的脸埋进男孩儿的一头秀发中。

“我很担心您,格雷夫斯先生。”克雷登斯环住男人的脑袋,亲吻他的额头。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当然不。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给您讲个故事。”

“什么故事?”帕西瓦尔诧异。

“在这之前,嗯,在这之前我见过博格特,就在纽特那里,先别生气,听我讲完。纽特那时忙着修订《神奇动物》的新版本,他告诉我博格特这种黑暗生物有窥探人心恐惧的能力。很巧,他在手提箱里关着一只,于是我提出想来锻炼自己。”

“不,克雷登斯,我不能让你冒着个险。你的魔法还不稳定。”纽特肯定是拒绝让克雷登斯接触危险生物的。

“我想试试,纽特先生,我想让自己能站的与先生一样高,我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那你一定要小心,我和缇娜会在你身边的。紧要关头我们会召唤守护神来驱赶他。”

“于是斯卡曼德就真让你看博格特了?哦,下次再见到他我得揍他一顿。”

“接着听我说,帕西。”

帕西瓦尔撇撇嘴。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克雷登斯有点颤抖,显然他不想回忆起这个,“血,我看见了到处都是血,还有尸体,我站在你的尸体旁,化身为无尽的黑色烟雾,是默默然,我体内的默默然杀了你们所有人。”

帕西瓦尔加深了拥抱着男孩的力度。

“我很害怕,先生,我害怕自己再次失控。我当时吓傻了,缇娜后来说我哭的可难看了,正因这个刺激,我召唤出了自己的守护神。”说着克雷登斯拿出魔杖,“Expecto Patronum.”一只银白色的凤凰飞跃而出。

凤凰站在克雷登斯的手臂上,用喙啄着羽毛。克雷登斯腼腆地笑了笑便将守护神收了回去,“默默然依然在我的体内,虽然他已经被我完全压制住了,但我依然还能感觉到他的流动……”

“但是你能控制他。”

“没错格雷夫斯先生。我依然是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但是我相信您。您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巫师。”

“这句话该我来说,我的男孩儿。”帕西瓦尔抬头吻住了克雷登斯的双唇,侵略性的吻让克雷登斯喘不过气,唾液顺着嘴角流到下巴,当两人的嘴唇分开时,透明的液体牵连成丝。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