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暗巷组]玛丽苏小段子part 03


 

此时正处霍格沃茨的午餐时间,帕西瓦尔跟其他教授坐在最前面的长桌上,他时不时偷瞄一眼坐在拉文克劳长桌边缘角落里的克雷登斯,然后跟身边的麦格教授聊上几句。

 

“格雷夫斯教授,最近有关你家的小男孩儿……有些,有些不好的流言……”麦格教授关切地提醒。克雷登斯总是能激发年长女性的母性,就连严格的麦格教授也是同样。

 

“哦,那些无稽之谈。”帕西瓦尔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手边的餐巾擦了擦嘴角,“麦格教授,谢谢你的关心。我对克雷登斯还是很放心的,我们相处了几十年,他的成长我最清楚不过。”

 

“但是那孩子很内向,我怕他适应不了这些年轻巫师的小心思,你懂的,现在孩子们之间的攀比可不比成人世界多光明。”

 

“克雷登斯只是想低调些,他一直不善表达,所以才会给大家留下奇怪的印象吧。再说了,眠龙勿扰,不是吗?”帕西瓦尔轻笑。

 

此时在另一边,克雷登斯拿着叉子搅和着盘子里的意面,他一点胃口都没有。魔法实战他很擅长,但是涉及到系统的理论他就有些头疼了。明明有些东西根本就用不到!他堂堂一个巫师居然要为笔试题犯愁,这学期他为了恶补自己的短处基本上只上理论课,然后花费大把的时间在图书馆里,有时候还偷偷地溜进禁区。

 

当然格雷夫斯先生的黑魔法防御课他肯定每次都要去上的,他得去帮个忙,然后去看看格雷夫斯先生,他才不是为了去见格雷夫斯先生才去帮忙的,绝对不是。

 

克雷登斯低头继续吃东西,就差把脸趴进盘子里了。

 

“嘿,看见了吗?在那个角落里的怪胎。”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交头接耳。

 

“那个就是突然转学过来的哑炮?”

 

“可不是嘛,听说他整学期只上理论课,我怀疑他根本就用不出魔法。”

 

“是不是美国那边不要他了才来的,啧,他家里也真是,为什么把他送到魔法学校来?”

 

“我怀疑他连魔杖都没有,这么久了,没人看见过他挥动魔杖。”

 

“哈哈哈,这可真有意思。”

 

“嘿,小声点。”

 

随后这群贵族子哄堂大笑起来。

 

“这些人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说!一群斯莱特林的势利鬼!”金发的女孩儿说道,她想撸起袖子直接揍那群贵族纨绔一顿,但是被克雷登斯拦住了。

 

克雷登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接着吃自己的饭。

 

“克雷登斯,你不能就这么让他们欺负!”女孩儿直接喊了出来,显然已经激起了小部分的骚动。

 

“瑞文,别在意这些。”克雷登斯将站起来的女孩拉着坐下。

 

“我的能力你们不是都知道吗,所以不必在意那些。谣言止于智者。我们可是拉文克劳的学生。”

 

金发女孩儿安静了下来,抓起桌上的一张披萨直接狼吞起来,她真是被气急了。克雷登斯看着她,心想这个姑娘其实骨子里没准是个格兰芬多。

 

帕西瓦尔将一切尽收眼底,他在与克雷登斯双目相对时,他读出了男孩儿的意思,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大厅里传来一阵冷风,斯莱特林餐桌上的巧克力喷泉突然化作一直巨龙向房顶飞去,大家都以为是什么特别的节目拍手叫好。巨龙在屋顶盘旋了一阵,然后瞬间化成了一滩热巧克力,正好浇在了那几个斯莱特林纨绔的身上。

 

大厅内充满了笑声,克雷登斯回敬给帕西瓦尔一个上扬的嘴角。

 

“调皮的男孩。”帕西瓦尔说。

 

午餐事件之后教授们只说了这是一个小小的失误,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那几个学生也只能活该吃瘪了。

 

吃完饭后,克雷登斯没有急着回学院宿舍,他唤出了有求必应屋,在屋内的壁炉旁用飞路粉移动到了帕西瓦尔的屋子。

 

帕西瓦尔这时正在屋内抖着那只逃出来的嗅嗅,地板上的金银宝石已经堆成了小山。

 

“嗅嗅?!他怎么跑到先生这里来了?”克雷登斯接过帕西瓦尔手上拽着的嗅嗅。

 

“看好他,看看这个小家伙都偷了些什么东西。我说过别养这个小麻烦,我宁愿去养只雷鸟让他在我的屋子里下雨。”

 

克雷登斯抽出魔杖将那一小堆宝贝归回原处,“嗅嗅已经很乖了先生,瞧他怕您怕的都发抖了。”

 

帕西瓦尔哼了一声,脱掉的外套自己飞到了衣架上。“多去上点别的课吧,克雷登斯,你不能一直泡在图书馆。”

 

“先生听到那些流言了?”克雷登斯将头发别到耳后。“我说过我不是小孩子了。”

 

“那就放任你去做恶作剧?嗯?”

 

“您可是点了头的。”

 

“下次低调点。”

 

“好吧,在下次您的黑魔法防御课让我来示范召唤个守护神如何?”

 

“不错的提议。”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