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暗巷组]玛丽苏小段子part 02

Part  02   

 

由于在学校是禁止学生擅自饲养任何魔法动物的,克雷登斯只能用变形咒将嗅嗅变成了一只灰色的小猫,一只爱财到不可思议的猫。

 

克雷登斯拖着行李蹑手蹑脚地站在拉文克劳的入口前,怀里变成猫的嗅嗅依然不老实地拽着他的小蝎子领针。鹰状的青铜门环发出厚重的声音,“哦,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回答我的问题你就能进去。”

 

门应声而开,公共休息室这时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在大礼堂观看新一届的分院仪式,像克雷登斯这样直接进来的插班生是非常少的特例。

 

克雷登斯轻轻一挥手将大箱子抬上属于自己的床铺。没有急着收拾东西,他就脱掉鞋子窝在床的一边抱着嗅嗅发呆。

 

他从没有学校生活,曾经被玛丽·卢收养的日子依然出现在他的噩梦中,他的魔法大多数来自于古老家族传承的记忆以及格雷夫斯先生在家手把手教他的。

 

在第二塞勒姆时他有向往过正常孩子们的生活,去学校读书然后交些朋友,但是玛丽·卢那近乎疯狂的教义让他越来越懦弱胆怯,他开始封闭自己,压抑自己。身体中流淌的巫师血液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被压抑到崩坏的边缘,然后“他”出现了。

 

每天夜里他们在心底聊天,他们互相舔舐着彼此的伤痛,“他”是克雷登斯唯一的朋友,那团黑漆漆的混沌与他融为一体。

 

在一个乌云密布寒冷的下午,克雷登斯依旧发着传单,他低着脑袋,逆着人流,淹没在行人的冷漠中。没有人接下他手上的传单,他的手冻的通红,被玛丽·卢毒打的鞭痕让克雷登斯的手看着狰狞可怕。

 

克雷登斯已经麻木了,他发不完传单就不能回去,若是回去晚了,他的继母依然会毒打他一顿。这时他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对……对不起……先生……我……”克雷登斯急忙道歉,他紧张地捏着手中的传单,低着头,看着身前男人的鞋子,那双鞋一定价值不菲,这让他更加害怕,他开始浑身颤抖。

 

“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男人没有责怪克雷登斯的意思,他接过克雷登斯手中紧紧攥着的传单说道:“给我吧孩子。”

 

他拉着克雷登斯走进一个没人的昏暗小巷子里。

 

克雷登斯木讷的没有任何反抗,他想抬头看看这个好心的先生,但是他不敢。

 

“帕西瓦尔,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孩子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盯着男孩红肿的双手,皱紧眉头,他看到这个男孩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是一个被遗忘在麻鸡世界的巫师,天知道这个男孩受了多少苦。

 

“克雷登斯……克雷登斯·拜尔本,先生。”男孩儿依旧在颤抖着。

 

帕西瓦尔拉过男孩儿的手,将自己的手放置男孩儿的掌心,他轻声念叨着咒语,转眼间克雷登斯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

 

震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克雷登斯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不属于这个肮脏的世界,你是个巫师,我的孩子。”帕西瓦尔将那些传单撕的粉碎,“我会带你离开那个鬼地方的,然后教导你。”

 

“可……可我……不,先生,您一定搞错了……”

 

“不,克雷登斯,相信我。”帕西瓦尔给了克雷登斯第一个拥抱,他将男孩抱入怀中,他的手抚摸着男孩的脖颈,温柔无比。克雷登斯无法拒绝,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和希望……

 

但下一秒克雷登斯还是不舍地推开了帕西瓦尔,“谢谢您的好意,先生……但是,我还有个妹妹,我不能让她……”

 

“交给我吧,克雷登斯,再忍忍,我就带你们离开。”帕西瓦尔握紧了男孩的手,“在这之前,你们要保护好自己,答应我好吗?”

 

又过了多少天,克雷登斯都没有再看见格雷夫斯先生了,他的继母玛丽·卢依旧喜怒无常地用皮带抽打他,直到有一天,有位短发的女士闯进了进来。她挥舞着魔杖将皮带从玛丽·卢的手中除开,玛丽·卢高喊着:“巫女!邪恶的巫女!!”

 

克雷登斯十分感激这位救下他的女士,她说她叫缇娜,是格雷夫斯先生叫她来监视第二塞勒姆以保护克雷登斯安全的。

 

谁知好景不长,缇娜却因在麻鸡面前使用了魔法而被降职。而把她打发走的正事帕西瓦尔·格雷夫斯,缇娜觉得此时蹊跷万分,但是以她现在的官职,没有人会听她的话。

 

克雷登斯再一次接触到格雷夫斯先生时,那种诡异的违和感一直存在,这不是真正的格雷夫斯先生他身体内的另一个声音说,但看着这张一模一样的脸时克雷登斯却无法确定。

 

克雷登斯被“格雷夫斯”一次次的蛊惑,他压抑不住体内的另一个灵魂,开始肆虐破坏着一切。

 

“不,我不想这么做!”

 

“你个懦弱的蠢货!他们这么对你,为什么不反抗!你的魔法强大到这个世界无人能比!”

 

默默然擅自杀害了那个侮辱克雷登斯的议员和邪恶的养母玛丽·卢。克雷登斯害怕不已,他像“格雷夫斯”求救,颤抖的呼唤着“救救我……”,最后得到的却是那一巴掌火辣辣的耳光。

 

“你是个哑炮!你根本教不会!”

 

克雷登斯崩溃了,“我那么的信任你……”

 

体内的默默然逐渐接管了身体的控制权,一阵黑色的烟雾喷涌而出,绝望地爆发无人能挡。

 

“小蠢货,他根本不是格雷夫斯!他在利用你!”

 

“杀了他!”

 

“哦,你终于做了正确的决定。那么让我来代劳吧。”

 

默默然庞大的身躯笼罩在整个纽约,他的破坏力惊人,甚至连美国魔法国会的傲罗们都束手无策。

 

之后的事情克雷登斯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醒来后已经过了数个月,他迷迷糊糊地,看着趴在病床旁的熟悉身影,他立刻吓得跌下了床。

 

巨大的动静惊醒了帕西瓦尔,他立马跑过去搀扶男孩儿,谁知克雷登斯眼中充满了恐惧,一直往墙角褪去。

 

“没事了,克雷登斯,没事了,是我,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如假包换。”男人伸出双手安慰着眼前受惊的男孩儿。

 

闻声赶来的还有缇娜、奎妮和纽特,而在他们身后的,是他的小妹妹莫蒂丝提。莫蒂丝提不顾阻拦地冲过去拥抱住了哥哥,她哭的满脸泪花。

 

在与纽特的交谈后他才知道,魔法世界里称“他”为默默然,而自己是个默然者。

 

克雷登斯从梦中醒了过来,原来他又梦见了以前的事情。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随后宿舍的门突然响了起来,结束了分院仪式的学生们纷纷由级长带领了进来。

 

克雷登斯的宿舍与高年级们在一起,虽然他的年纪定格在了20岁,但他看起来依旧如同十几岁的小孩儿。发现来了为新住客的学长们很热情的为这位转校生介绍学院的事情,这让克雷登斯受宠若惊。

 

“虽然他们别的学院总说我们是一群高智商的疯子,别听他们胡说!我们友好的很。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金发的女孩儿古灵精怪地眨了眨眼。

 

显然她是把自己当做了小学弟,克雷登斯也没有多说什么的默认了。

 

“明天一早就是格雷夫斯教授的黑魔法防御课,记得别起晚了哦!”女孩儿抱着一摞书跑了出去。

 

“其实我是格雷夫斯先生的助教……”女孩儿显然没听到这句话,克雷登斯也不打算再说一次,他叹了口气,收拾好衣柜,将一个小小的相框放在了枕头下,抱着嗅嗅躺进了被窝。

 

说真的,才分开了几个小时,格雷登斯就有些想格雷夫斯先生了……他翻了好几个身,依然睡不着。

 

而帕西瓦尔这边也是如此,“我真是脑子被摄魂怪吸了才想不开的同意克雷登斯跑去住学生宿舍!”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