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_抹茶蛋卷

手癌、弃坑大师、爱手艺信徒、科幻影迷。沉迷FB暗巷组、神夏麦雷、王男哈蛋、底特律警探组,文风OOC,喜欢傻白甜。如果想看强强请出门左转,想看大师文笔出门右转。微博@蛋蛋抹茶吃货卷

[暗巷组]一个玛丽苏到爆炸的脑洞


Part  01

 

霍格沃茨最近来了为新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他说他叫帕西瓦尔·格雷夫斯,一位来自美国的巫师,在这之前大家都对他的消息知之甚少。

 

格雷夫斯家族曾经是北美十二傲罗之一,但随着时间和战争,大多数家族都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更不要提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

 

上一个有记载的格雷夫斯很巧也叫帕西瓦尔,他身为美国魔法国会的安全部长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一场战争中被登记为死亡。美国魔法国会低调的为他举行了葬礼,从此格雷夫斯家族没有了主家的引导便走向了没落。

 

关于这个旧闻,大多数学生只当这位新老师是想蹭蹭那位格雷夫斯的贵气,也许叫帕西瓦尔只不过是已经没落家族最后的骨气,谁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第一次的授课帕西瓦尔就给了所有质疑他能力的学生一个下马威。面对高年级学生所谓的魔法恶作剧,帕西瓦尔用简单的无杖咒语反弹给了那些捣乱的学生,面对一个个变成蓝色气球模样的学生,帕西瓦尔轻蔑一笑。“斯莱特林的名声要被你们丢光了,斯莱特林扣10分。”

 

与此同时,拉文克劳来了一位美国的转校生。按理说他的年纪早就超过了招收学生的年纪,但20岁的年轻人被校长破格安排在了拉文克劳,作为格雷夫斯老师的助教。

 

“收到邓布利多猫头鹰信件的时候,要不是克雷登斯对霍格沃茨感兴趣我是不打算来的。”面对年长的新任校长,帕西瓦尔依旧是板着一张冰冷的面孔。他和克雷登斯一直保持着当年的容貌,岁月在他脸上留不下一丝痕迹。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同僚早已入土,长生曾是多少人的梦寐追求,但对于他与克雷登斯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诅咒的宿命。

 

“我知道你们想过的低调点,但眼前我们也无可奈何。霍格沃茨需要人重新调整,这场大战我们失去的太多了,所以才需要您。”校长说,“邓布利多教授生前很信任您。”

 

“但我们已经不问世事很多年了,现在的身份让我们不能在轻易插手任何纷争。”帕西瓦尔感到有些头疼,“不过作为老师的话,我能在不干预的前提担任个三年。不过我有个要求。”

 

“当然再好不过了,关于要求您尽管提。”

 

“让克雷登斯入学如何?我想他会喜欢学校生活的。”

 

“他已经超过了学生的年纪,不过这三年我们可以为他提供旁听的资格,他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程。虽然这些课程对那位大人来说过于简单了。”

 

“若是当年我肯定不会把他送到学校过集体生活的,但是现在他已经抬起头了,我想是时候让他体验一下学校的美好不是吗。”

 

克雷登斯在分院帽纠结了快一个小时后被分到了拉文克劳,一个充满睿智与天才的学院。

 

“拉文克劳?哦,不算太坏。”帕西瓦尔一只手撑着下巴。

 

“我以为会是赫奇帕奇的,纽特不是曾经在那里读书嘛。”克雷登斯捋了捋自己前额的长发。

 

“就那么喜欢斯卡曼德吗?”帕西瓦尔轻轻一笑。

 

“唔,你知道的先生,我对纽特只是比较好的朋友……再说了他孙子都要结婚了……”克雷登斯撅撅嘴。

 

帕西瓦尔轻轻揉了揉克雷登斯的头,“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回屋吧。”

 

小精灵连带着克雷登斯的行李被一起搬进了帕西瓦尔的房间。克雷登斯本想着自己要住进学院的宿舍的,谁知道自己已经直接被打包进了帕西瓦尔的屋子,看着那张超大的双人床,虽然他与帕西瓦尔相处了几十年,但克雷登斯还是不禁脸红。

 

“先生,我可以自己住在学院宿舍的,您不用担心。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克雷登斯顺着自己嗅嗅的毛,猫着腰坐在火炉旁边的地毯上。

 

“你永远是我的男孩,克雷登斯,即使我们的实际年龄都已经是老头子了。”帕西瓦尔坐到克雷登斯的旁边,将男孩揉进自己的怀里。


待续


跑走,最近一直脑补这种苏到爆炸的日常,不好意思随便写写

评论(20)

热度(50)